不平静的IT业

近日,有两件事引起了我的关注,一是百度和360的对决,二是三星与苹果的官司。

三星与苹果的官司,重点在专利权,在知识产权领域。这场争斗基本也算是贴身肉搏了。三星被裁败诉对安卓系的影响不言而预,但是IT江湖纷乱的竞争使的苹果存在一个对安卓系个个击破的可能。不管咋样,乱。离我们比较远,

与其说是百度和360的对决,不如说是百度与周鸿祎的对决。周的策略其实大家都知道,如何在大家各自垄断一方的中国IT江湖中搏得一席之地,答案是:只有把江湖搞乱。乱世出枭雄,这话一点不假,但周做的过了。不论他是打着360的旗号,还是打着维护用户利益的旗号,在我看来都是赤裸裸的周鸿祎的旗号,只要对周有利的,他会毫不犹豫用之。360浏览器已经不止一次被指出窃取用户私密信息。可见在他眼里只有一个标准:只要能打击对手,不论是真实还是谎言,都可以跑火车。

如果哪一天,周鸿祎不折腾了,那说明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了,那时,他肯定又会向曾经的敌人伸出橄榄枝,在他看来,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人在做事的时候,都会保持道德底线,且会有外部效应。他的道德底线很低,在别人眼里,已经完全没有了道德。到时他的橄榄枝有谁会接受呢?

为什么有些编程语言会死而有些能活下来?

谷歌打算要改变我们这个世界写软件的方法。近年来,这个搜索引擎巨头试图在这个星球中已经最广泛使用的编程语言上做改进,已经推出了2种新的编程语言。

通过一种叫Go的语言,谷歌试图拿它来替换年事已高的C或C++语言,希望它能提供一种更加快捷的在数据中心里开发大型软件平台的方法。而通过一种叫Dart的语言,谷歌想用它来替代JavaScript,改进我们开发运行在Web浏览器里的软件的方法。

但是,不管这些新的编程语言多么的具有吸引力,我们不得不问一句,它们需要多久才能真正的流行起来——如果能够的话。毕竟,新的编程语言不停的诞生。但只有很少一部分能被广泛的接受。

在普林斯顿大学和伯克利的加州大学,两位研究人员试图在为什么有些编程语言能走进它们的黄金时代而众多余下的却不能的原因上贡献出自己的智慧。在一个他们自称为“业余研究”里,Leo MeyerovichAri Rabkin 调查了数万个程序员,梳理了流行的代码库SourceForge上超过30万个项目——所有的这些努力都是为了能清楚为什么老的编程语言仍然处于霸权地位。

“为什么没有语言能够真正的超越C语言?”Rabkin问道。自从C语言诞生以来的35年里,我们操作系统和软件设计都获得了巨大的飞跃,但是,虽说C语言中这段时间里有了加强,但也有很多新的非常成功的语言出现,可C语言仍然是开发语言中的中坚力量。

“为什么我们不能真正的超越C语言?”
— Ari Rabkin

部分的原因,他说,是因为语言的设计者并不都具有一个让这些语言实用化的目标。“学院派人的一个习惯就是喜欢去研究解决没有人真正遇到过的问题,”Rabkin说。 Rabkin最近刚刚获得了伯克利加州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现在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工作。

Rabkin说,学院派的人经常想要开发出一种不同凡响的语言,但他们却从来不思考如何能让这种语言变的实用。在一些案例中,他们在一些最简单的事 情上都做的很失败,比如说为这种新语言写文档。在另一些案例中,设计者不停的往一种语言里添加新的的特征,成功的使试图使用这种语言的技术人员的大脑因超 载而宕机。

“这样的问题的解决办法并非都是技术范畴,”Meyerovich说。“我们需要去发明一些能够被“大众了解”的语言。

张扬(Yang Zhang),Slice-Data分析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曾在攻读麻省理工博士学位中途退学,他曾是众多的追随一种新的叫做Scala的语言的信徒之一,但他承认,这种语言之初糟糕的文档和只能从语言的设计者哪里获得帮助的情况给学习者造成了巨大的障碍。“我当时真是一个受虐狂,”他这样描述2006年学习这种语言经历。

Meyerovich说,他和Rabkin收集到的数据显示,程序员在开始使用一种新的语言时并不总是去花时间好好学习它们——这使得他们的编程过程跌跌绊绊。例如,他举例个例子,ActionScript,这是一个由Adobe公司开发的一个面向对象的编程语言。根据Meyerovich统计的数据显示,程序员都认为ActionScript很容易。但是,当他们开始使用这种语言开发一些新的东西——比如他们从多媒体开发转到游戏开发——问题就出现了。

另外一个问题是程序员的自满。大部分的程序员都会学习3到4种编程语言,然后他们就停步了,这两位研究者说。“随着阅历的增加,你会认为这些程序员年龄在增长,他们会变得更加智慧,他们会学更多的语言。但是我们发现这不是实情。他们在停步不前。”Meyerovich说。

部分的原因是,当程序员的年龄达到35、40年龄段时,他们通常会从亲自动手编程的角色上转移去管理其他的程序员。从这点上看,他们学习或实现新的编程语言的动机减少了。

Meyerovich认为,我们的编程语言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整个开发社区继续为之奋斗和探索。正向他和Rabkin挖掘这些数据一样(你可以在网上分类查询它们),他们不仅希望能找到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源,还希望能在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是发现一些新的视角。

“这是一个很热门的问题,我们甚至不认为从分析这些数据的过程中看到了事情的真相。”Meyerovich说。

[本文英文原文链接:Why Do Some Programming Languages Live and Others Die? ]

Linux可以做为100%的桌面系统让普通人正常使用吗?

自从7月以来,我的大部分时间——约8成以上的时间——是在ubuntu下度过的。

我所关注的不是这8成强一点的时间我都干了什么,我希望能迁移到Linux下来做我所有的工作,但是这个目标无法达到。所以我必须要知道,为什么还会有不到2成时候切换到windows下去工作。

剩余不到2成的时间里,我:

  1. 需要用PS处理图片;
  2. 需要使用PowerPoint2010出个漂亮的PPT;
  3. 需要处理用户一个我们之前用Asp写成的系统出现的问题;
  4. 需要在线看电影,因为Linux下浏览器占用了太多的CPU——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机器在Linux下发出的声音太大了。尽管这个问题可能太主观,但是这一定是在某次比较明显的对比中发现的,那之后我就一直这么认为。
  5. Linux下多屏幕条件下,鼠标从一个窗口到另一个窗口有卡顿,而windows很流畅,没有这种感觉;

好吧。有这么多原因使用我在工作过程中不得不向windows低头。也许第1、2、4、5条并不象我想像的那么令人沮丧,但是它们确实在我转向windows的时候占了80%的原因,我没有更多的时间或兴趣去改变这些,有可以花更短的时间就能解决问题的处理办法,我为什么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一个并不一定能解决的方法呢?何况,别人也许还不如我呢?另外第3条,倒是最容易解决的:使用虚拟机。

百度是怎么来的

百度创始人、CEO李彦宏无甚演技,但这并不妨碍他扮演许多角色,这位相貌英俊的年轻人至今已扮演了下列角色:梦想者、高谈阔论者、公司里的稳重者、公众演讲者、作秀的CEO、时尚媒体追逐对象。

现在,人们关注的是,他会不会即将有一个新的角色:如果近来一则传言属实,百度将在纳斯达克上市,李彦宏将成为上市公司CEO。当然,这样的传言倒并非完全是道听途说,据说百度公司内部已经给予职工认购股权书。而尽管没有肯定,但百度方对于上市的报道倒也从没否认。

“参照”美国公司长大

李彦宏今年36岁,他能面对上千人的演说毫不怯场,但对他外貌英俊的夸奖却让他腼腆。

作为一位科研出身的企业家,他正在与工作中的众多不如意之处做斗争。但他很愿意承认,他一直寻求将美国的硅谷创业模式移植到中国。这种模式在美国已有30年历史,但在中国仅有几年。

实际上,百度一直是“参照”美国公司长大。不仅公司文化,更在于它的经营模式。这和李彦宏8年的美国生活背景关系密切。当然,百度这一良好的“生活习惯”的一个最直接的好处在于,“对于获取风险投资而言,这是一个有效的办法”。李彦宏说,对于风险投资商,所有的计划还不如你对他们指着一个在纳斯达克表现良好的美国公司说:“看,我就要做这样的模式。”

实际上,在20001月,李彦宏和他的同伴徐勇就这样获得了一笔一期固定投资120万的风险投资回国创业。当然,接下来他们也并没有让投资者们失望。

哪怕一开始百度还在亏损的时候,它已经把国内其他同类公司抛到一边。这首先得益于公司的经营模式。实际上,美国式的经营模式并不是一个被动的选择,更多的是李彦宏多年观察后得到的积累。

李彦宏刚着手创办百度的时候,国内有“搜索客”、“悠游”等为数不多的专业搜索引擎公司。同时,一些门户网站,如搜狐等,也开展自己的搜索引擎业务。专业的搜索引擎公司着重于向公司销售搜索引擎软件以及系统,而门户网站则把提供免费搜索引擎服务当作提高访问量的一招。

百度与它们不同的是,它回答了这些公司不能很好解决的如何“用搜索引擎赚到钱”的问题。李彦宏搬来了在美国成功的经营模式,即和门户网站开始合作,百度按照网站的访问量分成,形成共赢局面。这样的付费模式很快受到各大门户网站的欢迎。百度回到中国不到5个月,就做出了模样。同时,李彦宏在搜索上的技术资源,也为公司的专业性提供了足够保证。李彦宏从北大信息管理系毕业,现在又回到了北大附近,资源优势不可小觑。传说,当时北大计算机系下设的“天网”搜索引擎项目组几乎成为百度的一个人才库。

而就在百度崛起的同时,诸如“搜索客”、“悠游”等因为各种原因黯淡了下去。从2000年开始,百度签约门户网站,几乎所有大的门户网站都成为了百度的客户。当时百度在业外还没有什么名气,更多的普通用户只沉醉在发现Google搜索带来的便捷之中,却并不知道中国有一个全中文的搜索网站“百度”。

百度有着浓厚的“硅谷气”:每个员工都有股票期权,公司人员穿着随便,没有上班打卡的限制,上班时网上聊天被视为正常,都管李彦宏叫他的英文名“罗宾”。这些都是有道理的,李彦宏在美国网络公司Infoseek工作期间,观察到这个高速发展的公司很多案例都值得借鉴,他像整理自己的信息情报资料一样,把它看到的东西放在自己头脑里入了档。比如,互联网公司的高速发展中,工作压力总使人达到“崩溃”,同事们会打赌:“下一个会是谁?”招李彦宏入Infoseek公司的工程师正好就是让人跌破眼镜的下一个,这个温和的中年人如往常一样拿着可乐边喝边上班,然后径直将可乐罐“啪”地放在上司的桌上,叫嚷起来:“我要休假。”其他的崩溃方式,还有突然去踢墙壁等诸如此类。“对于这些,我已经有所准备。”李彦宏说。

在百度实施防备Google进攻的“闪电计划”时,李彦宏在办公室里给工程师们铺起了行军床。“压力很大,但没事。”李彦宏说,“对于一家技术性的公司,要发生什么,我基本上都知道。”在那样的重压之下,同事们都挺过来了,大家开玩笑说:“中国的工程师只知道扛活,几乎不知道什么叫崩溃。”

李彦宏认为,公司发展到现在,有50%得益于这种硅谷式的文化——轻松、有创造力。

一个“乖孩子”的完美版本

和其他很多白手起家的财富故事迥异的是,李彦宏的故事是一个“乖孩子”的完美版本。每个企业家的一生中都有从“辅路”跨上自己事业“主路”的时刻,对于个性沉默的李彦宏而言,这样的时候是在他19岁,甚至他还不知道的时候。这一年他考入北京大学信息情报系,此后他便直奔现在的生活而来。

李彦宏把自己现在得到的成绩归功于:得到高人指点。“这就好比郭靖,他总是在正确的地方遇到正确的人,所以才有一身武艺。”他打着哈哈说。

李彦宏偶然地成为国内搜索领域的先驱,肇端于他在美国的导师,这是他出国后遇到的第一位高人。这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导师预见到未来市场对信息检索的需求,要求李彦宏做信息检索的研究,而不是自己的专业。毕业后,李彦宏来到为《华尔街日报》做网络版的一家公司。在这家公司,李彦宏是惟一做实时金融新闻的检索系统的人,据说,他设计的实时金融系统,现在仍应用于华尔街各大公司的网站。公司的老板是位少年天才式的耶鲁博士,这位学者做公司,赚了钱,也从技术和观念上给予李彦宏足够启发。1997年夏天,李彦宏来到Infoseek公司,“猎”到他的工程师把自己对搜索系统的全套“武艺”教给一学就通的李彦宏,同时告诉他,创立一家公司会遇到什么。对于自己积累的经验,李彦宏甚至写成了一本书《硅谷商战》。

实际上,李彦宏羽翼渐丰时,回国创业的念头便已经谋生。1995年以后,李彦宏多次回国,非常热切地希望在当时的互联网热潮中能做些什么:“张朝阳、丁健等早期做互联网的,我都跟他们谈过,也是要看到底有什么机会。”

而当时之所以没回来,李彦宏解释说,是因为“感到中国还不需要搜索这个技术,大家都在做概念”。

直到2000年,几乎是在互联网最后的热浪时期,这位技术工作者才抱着复杂的心情,开始回国创业。

直到现在,李彦宏仍然努力向媒体说明,他回国创业的时间不是晚了,而是恰好:“我回来并不晚。当时互联网大家觉得困难了。一遇到困难,他就需要新的渠道。这正好迎合了百度针对的市场。”

那都是百度早期的故事了,那段时间,整个中国搜索行业都处于“初级”阶段。20005月,百度签约第一个客户硅谷动力。然而,就在这一年,纳斯达克高科技股崩盘,网络经济的泡沫一夜间破裂,百度也到了第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所幸的是,20009月,李彦宏成功融资1000万美元,他轻轻地松了口气。

成功源于坚持

每个人一生中都有坚持己见的时候,对于并不固执的李彦宏来说,这样的时刻发生在20018月。在那段时间里,李彦宏成功地说服了董事会和公司同事,将公司进行了一次大的战略转型。

2001年年初,IT市场形势寒冬依然,百度则已经基本垄断了绝大多数门户网站的搜索引擎。但正因为如此,让李彦宏焦急的是,在门户网站方面基本没有进一步提高的可能,他看不到公司明年的增长点在哪里。而依靠收取技术提供费,他认为,百度是没有大发展的。

这是一段让李彦宏困惑的时期。李彦宏又想到了他以前一直希望的对于搜索引擎盈利模式的想法:公司竞价排名。也就是说,搜索引擎公司收取企业费用,使其在可能的搜索页面上优先排序,这样可以帮助企业的潜在客户直接指向企业网站进行访问,从而赢得新客户的可能性。

实际上,早在李彦宏回国创业的时候,就对此发展模式前景看好。因为投资者限制,他就自己找企业,希望能把这个模式让一个企业来实施,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找了一年,谈了十来家企业,没有一家企业认同这样的模式。李彦宏只得作罢。李彦宏认为,现在再次提出,阻碍并不在于模式,而在于他希望此次转变更为彻底:将公司由技术提供商转变为一家直接面对终端网民的搜索引擎网站。这样的好处在于,不会对门户网站产生更大的依赖。坏处则所有的人都想得到,百度将和最大客户发生竞争关系。当时门户网站已经占到公司收入的50%-60%,这对公司是极大的冒险。

这样的改变即使对于一家有风险投资的公司而言,也是性命攸关的,“失败并不意味着一次宝贵的学习经历,它只是意味着失败。”李彦宏说。

这样的方案,李彦宏几乎没有支持者。报告交给董事会以后,一片反对意见。哪怕在公司内部,他的搭档徐勇也表示反对。这位百度负责销售的搭档预见到实施后的销售下滑情况。两个爽直的海归谁也说服不了谁,只有在“董事会上见”。

决定性的电话会议是在深圳办公室开的,董事们几乎毫不客气,而且异常坚决:“我们当时投资可不是让你做这个的。”李彦宏在会议上滔滔不绝,慷慨激昂地说了两三个小时,拿出了当年在北大参加辩论赛的劲头。在办公室外的深圳分公司总经理都大吃一惊:“从来温文尔雅的罗宾怎么变得这么慷慨激昂。”

李彦宏说,直到最后都没有人同意他的意见,但方案还是通过了,包括那些最为保守的董事:“他们与其说对我的计划有信心,不如说被我的坚持所打动。”

作为合作无间的搭档,李彦宏和徐涌立刻开始了调整的工作。20019月,百度在公司内部增加了竞价排名的部门和市场部门。很多工作开展了起来,而更多的调整在心态和思路上。“做了很长时间”,李彦宏说这并不容易:“到2002年,在我们自己发出去的新闻稿上,我还看到说百度是最大的搜索引擎技术提供商的错误概念。”

2002年年底,公司发展到120多名员工。2003年年初,百度实现了税前盈利,第二季度全面盈利。在目前的百度收入中,竞价排名占到了80%的份额,其余的20%分别来自出售面向企业的搜索软件和为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技术。“2003年的收入将达到的2002年的5倍,2002年比2001年大概增长了3倍。”李彦宏说。

目前,企业付给百度的推广预付金起价是1500元人民币,此外,百度还可以依靠点击数来收取佣金,如果企业希望提高自己在搜索中的排名位置,必须参加参加排名竞价。目前,百度的竞价排名客户总数达到了30000余家。

好孩子的教材

百度网页的界面近来又做了一次调动,原来李彦宏喜欢的蓝色框变成了灰色框,李彦宏笑着说:“其实我更喜欢蓝色框架。”他摊摊手:“但是负责这个内容的下属意见是灰色,没办法。”

作为技术工作者,李彦宏现在仍然和工程师们一起“劳动”。而他考虑得更多的,是公司发展的下一步。现在,业界对于百度的成绩仍褒贬不一。“怀疑者”们的意见是,百度作为一家网站并不成功,知名度到现在仍然不高,无法和新浪等相比。而支持者则引用2003年美国调查机构Alexa统计:百度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独立搜索引擎商,在中文搜索引擎中位于第一。目前国内搜索市场的价值已达4-6亿元人民币,预计3年之内有望成长到20亿元。

对于到纳斯达克上市,百度从来没有否认。实际上有消息说,目前百度全体员工都已经填好了股票期权登记表。分析师认为,百度如果上市,其“搜索+中国概念”,将有可能让百度成为继搜狐、网易之后第三个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中国网络公司。

200310月胡润版的“2003IT富豪50强”中,李彦宏被写进去,并位于第11位。如果他继续干下去,百度成功上市,他的故事应该被写进书里,以便让所有的孩子更听话,上大学,读个好专业,好好工作。

又一个公司同事离职了。关于离职。

有了更好的去处,我代表公司可以祝愿。小伙子做人做事都不错。

不过,有一种人,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自己一点风险都没有,全部转嫁到公司,都去考虑自己,根本不考虑公司的制度。
如果谁觉得自己可能会离开公司,立即正式提出离职。自己衡量时间,一个月时间,必须呆够。提前一个月通知公司,是职业道德问题。
人往高处走公司不会阻拦,甚至往底处走公司也不会有二话。
最烦这种刚一提出离职,没几天就不干的人。
因为,一个月时间,不止是工作交接的问题,而且是公司招人的问题。
不论是谁,应该更早时间通知到公司她要离职。而且提前通知,并不意味着她失去工作。如果下一份工作出现问题,愿意继续留在公司,对我来说,我还是很欢迎的。而且,我的公司里不乏走出去又回来的人。

所以,提前通知公司又有什么关系呢?